永恆交界處

[碩士留學] 不開心的事情

講一下前天到今天到底發生什麼事,讓我整個過程很不爽:

首先,有一位博士候選人A,他是整個學程的副教務,有一位助理教授負責統籌整個教務。

11/1我得知有位長期在實務處理隱私的同學Isabel要提供演講時,我就密A表示我有一篇論文已經被接受,我想跟大家分享關於台灣健保資料庫的問題。他沒回我。

我們有Slack群組,是系上開的,裡面只有本學程的教職員生。同時也有個Whatsapp群組,是某些同學今年年初開的,直到上週以前我都不是管理員。裡面並不包含所有學生,也包含不是這個學程的學生,直到昨天晚上我把不是學生的人清掉,但直到今天還是有部分學生不在裡面。

前天,是網路治理的考試檢討課(線上),當下我就問教授我能不能錄影,因為不是每個人都參加,助教B(台灣理解意義的助教)也沒有開啟錄影功能。教授同意後,所以我就用OBS側錄,並寄信問教授可不可以貼在Slack上面。

昨天中午,教授回覆我說可以貼在Slack上面,但是週末要刪掉,我就回信說我星期日晚上22:00會刪掉。同時把連結改成未公開貼在Slack上面。因為這是最公平的方式,每個人都會看到。

然後我就收到A的私訊,說「我不能貼在上面」,我說「我有教授的授權」,他就說「教授的授權也不行。必須要由某位職員貼在學校的課程平台上」,我說「我知道了,好我刪掉」。

接下來說:因為Isabel有多年實務經驗,所以我們才請他做個演講,我必須要確認你的專業跟內容,才能讓你給同學演講。

當下我就覺得我被冒犯,因為我真的很不爽,我一週前密你你回都不回,直到我做錯(?)某些事你才附帶一提。我就寫了昨天那篇長文貼在群組裡面,同時助教B私訊跟我要連結,把我的連結原封不動貼在課程平台上,而不是下載下來再上傳到學校自己的系統。這就叫脫褲子放屁。

中間,我收到很多同學私底下或公開在群組裡面打氣以及給我意見。以及跟Isabel交換意見,決定同學間自己舉辦這次演講,我也正在準備中。

很感謝很多同學私底下打氣以及讓我知道A是個什麼樣的人,比如說:

・我被A告知我不能「把我自己期末考的答案貼在我部落格上」,而沒有提供校規或法律依據。當然直接貼考卷題目一定有著作權法的問題。

・有位兼職同學因為家裡有親人過世趕回羅馬尼亞,被A打電話吼要他回來考試。

・A教大學部的課要同學在路上不要跟他打招呼,可是他會主動跟同學打招呼。

剛好在低潮期遇到這件事實在讓人很不舒服,但現在我應該調整過來了(我猜)。

x Logo: Shield Security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Shield Secur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