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交界處

不平凡的一天

我是一名大學生,就讀於一個排名不前面,也不後面的學校。就讀一個非常常見的系所——資管系。我在班上排名也是不前面,也不後面。總之,各方面而言,我是個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人,也只是個普通人,就像是One Republic 一首電影主題曲唱道的
“But, I’m just an ordinary human
Ordinary way”
(繼續閱讀…)

前輩的笑容

我們,是自然種族。終身與精靈、與自然為舞。
人家說,我們是射箭好手,內心純樸自然。
但其實,鮮少有其他種族知道,我們早已被黑暗侵蝕,英靈是否不再眷顧我們? (繼續閱讀…)

[18X] 不要離開我,好嗎?

這是上一篇,「許一夜的浪蕩」的中(?)後段,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接在一起,大概過幾天再研究吧XD。

如果不符實際情況或者跟相處方式不合,因為這一切都是我的腦補好嗎~
(繼續閱讀…)

吱吱短記#2

我站在西子灣捷運站前,看著南部盛產的連鎖快餐店-丹丹。已經是我到高雄的第二年了,而我還是不能習慣這裡。
比起我家,這裡的人熱情操著台語,明明已屆臘月,我卻穿著短袖看著眼前包的一個比一個緊的肉粽。
騎著腳踏車,在北回歸線以南的天氣下,不像北部那麼冷。 (繼續閱讀…)

鳳梨短篇#1

看著前面的一攤泥地,下意識拉緊煞車,車速太慢,泥地的磨擦係數又低,就這樣,我滑進了鳳梨田。
在鳳梨大學這麼久,每天上學看著這些鳳梨,誰知道它的葉子跟果皮傷害力居然這麼大。
我好似昏了過去。
(繼續閱讀…)

藥物的夢

多久了?
一年了?亦或是三年了?
還記得當初那股不停在腦中散發的沁甜嗎?
忘了吧
大概是忘了吧
大概是時間太久忘了吧 (繼續閱讀…)

許一夜的浪蕩 (上)

我怎麼回到我家的我根本不清楚,老實講,我現在腦中一團糨糊。拿起床邊的手機,時間大概十一點半左右。
這裡是全中正大學大吃最貴的房子,沒有之一,但也沒比別人高級到哪裡去,唯一的好處就是因為房租高人少相對比較安靜罷了。 (繼續閱讀…)

關於宿舍的二三事

這週末,許多人回家慶祝母親節。週五、週六的都可看到公車站大排長龍,甚至打貓火車站也是,班班客滿。
這不是只有這一個小地方,
而是全國都這樣,不回家留在宿舍的,只有少數。
宿舍空蕩蕩的,平常玩電腦、聽音樂,甚至喜歡在廣場上活動的人,都消失了。 (繼續閱讀…)

你知道嗎?

大概今年元旦的時候,因為期末考將至,壓力有點大(雖然才大一)。
打給一個高中認識的112同學哭訴。
講著講著,我突然跟對方告白了(X),雖然之前有開玩笑過,但是這次是很認真的語氣。
最後那天不了了之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