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交界處

記杜宇文

嗨,大家好,我就是那位2.8個月的同學~

我的文筆不太好,又容易有錯字,不像蛤蟆俊妞妞一樣是中文系的才子,請各位多多包容(鞠躬)

那天問我同學說;「有沒有推薦的數學補習班啊,那種太悶上到11點的我也不能接受。」

強者我同學:「摁…..那就陳立的杜宇啊,他上課聽說很活潑。」 (繼續閱讀…)

‘14.05.22日記

耍廢第三天

從喉嚨痛,到頭痛,到嚴重鼻塞過敏,再到現在感覺支氣管之類的鳥地方發炎,我還真他媽覺得我命大
但是這幾天Lose掉的進度實在是很麻煩,社會三科與生物都放掉許多著實很難補回來,還有兩堂補習班的課程(攤手)
算了啦,聽天由命啦
只是太鹹的這幾天果然就會胡思亂想
想著小天,想著美美的小腿

我漸漸的漸漸的,不害怕那6/4的到來,從期待→緊張→害怕失去→害怕分離,到現在乾脆啥事都當作沒發生
還是繼續過我的,頂多第二天去買醉,但又還沒到當天,誰會知道呢?

對了,記錯補考時間,我媽還是堅持我要補考Orz

以後我會再我的墓誌銘上寫著;「小腿害人匪淺,記得拿幾張好看的祭拜我。」
這才是人生

抱歉,等不到你的答案了(下)

「阿阿阿阿阿」子銓單膝跪地,同時大口吸氣。

「你還是不肯道歉嗎?」

「不要鬧了,到底是多恨我才能跟多少人籌錢來找殺手,順帶一提,我已經把你們的通聯資料丟到八卦板跟蘋果日報了,那群人也不用躲了,道歉,別鬧了。跟你們這群腦殘道歉,我還不如開槍自殺比較快,一群沒有腦,不知道你父母是用錢怎麼餵你的,道德價值觀比26還不如。」他反倒沒有因為槍傷而受迫道歉,而是連珠炮似的繼續開嗆。

「看不起我沒差啊,覺得我只會走後門有靠山也沒差啊,一群賤人,把你的手,放在你的狼心狗肺上,告訴全世界啊,你們一群不爽一個人,想盡辦法的封殺他啊,很強,很強,我真的服了你們,咳咳。」

(繼續閱讀…)

‘14.05.18 週記

其實在高中三年級,剛剛成年的這個年紀,很少人會去認真的認哥哥姊姊,但是來說說我的情況好了。

因為家庭因素,我是一個非常非常非常沒有安全感的人,睡覺會蜷起自己身體算是小事,但是我連「家人」也不信任。

 

(繼續閱讀…)

抱歉,等不到你的答案了(中)

一場圍繞在子銓身上的戰役

 

幾方人馬互相角力,付出代價的卻是一所學校的畢業生。

 

鴿子,反倒成為這場鬧劇的唯一解決辦法,而眼下,子銓就是只能拖。

 

除了警察壓力以外,右臂上的槍傷,卻時時刻刻提醒他剩餘的時間不多,隨著失血量愈來愈多,各種機能都會下降,即便做過初步的處理,但是短時間內止血的可能性被追趕影響到趨近於零。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