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交界處

抱歉,等不到你的答案了(下)

「阿阿阿阿阿」子銓單膝跪地,同時大口吸氣。

「你還是不肯道歉嗎?」

「不要鬧了,到底是多恨我才能跟多少人籌錢來找殺手,順帶一提,我已經把你們的通聯資料丟到八卦板跟蘋果日報了,那群人也不用躲了,道歉,別鬧了。跟你們這群腦殘道歉,我還不如開槍自殺比較快,一群沒有腦,不知道你父母是用錢怎麼餵你的,道德價值觀比26還不如。」他反倒沒有因為槍傷而受迫道歉,而是連珠炮似的繼續開嗆。

「看不起我沒差啊,覺得我只會走後門有靠山也沒差啊,一群賤人,把你的手,放在你的狼心狗肺上,告訴全世界啊,你們一群不爽一個人,想盡辦法的封殺他啊,很強,很強,我真的服了你們,咳咳。」

(繼續閱讀…)

‘14.05.18 週記

其實在高中三年級,剛剛成年的這個年紀,很少人會去認真的認哥哥姊姊,但是來說說我的情況好了。

因為家庭因素,我是一個非常非常非常沒有安全感的人,睡覺會蜷起自己身體算是小事,但是我連「家人」也不信任。

 

(繼續閱讀…)

抱歉,等不到你的答案了(中)

一場圍繞在子銓身上的戰役

 

幾方人馬互相角力,付出代價的卻是一所學校的畢業生。

 

鴿子,反倒成為這場鬧劇的唯一解決辦法,而眼下,子銓就是只能拖。

 

除了警察壓力以外,右臂上的槍傷,卻時時刻刻提醒他剩餘的時間不多,隨著失血量愈來愈多,各種機能都會下降,即便做過初步的處理,但是短時間內止血的可能性被追趕影響到趨近於零。

(繼續閱讀…)

Let’s fight

It’s time to begin

Screenshot_2014-05-14-08-23-16

 

請了長假

 

那就開始讀吧

為了臺大資工

抱歉,等不到你的答案了(上)

「前款我已經收到了,所以是照片上這一位嗎?」

「沒錯,在畢業典禮以前達成。」

「收到了,還有其他的要求嗎?」

「摁,如果這兩個人在一起,而第一個沒死成,第二個也可以補槍。記住,不計一切,讓他陷入萬劫不復的地獄吧。」

(繼續閱讀…)

2014.04.26 塔桑尼斯同樂會

四月七日時 暴雪在星海爭霸官網PO了這則消息 塔桑尼斯同樂會開始報名

我們的公關PudingBabyAN就在社團問說有沒有人要參加
我想這可能是我難能可貴能夠參加這類網聚活動的經驗,便向布丁報名了

湊到五個人以後,我居然忘記我的腳色代碼,使我今天拿到的名片就是……000

總之,在我早上補完習以後,隨便吃吃就殺到捷運劍潭站,帶著Google地圖一路走到哈哈活力站

進場簽到後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