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交界處

論護家盟之嚎叫

原本今天想要藉由憲法第十三條(宗教自由)、憲法第七條(平等原則)、憲法第十一條(言論自由),談論台灣守護家庭聯盟(護家盟)對於恐同與打壓的文章。
想了一下,不知從何下筆,在公車上,想了一下,於是有了下面的內容:

看到世界人權宣言第一條,德國基本法第一條,大致上是:「人皆生而平等,人性尊嚴應予以保障……」闡明了對於人之基本權利,公權力與第三人應該朝保護人權的方向前進。

而在五月十七日,國際反恐同日,教育部行文向各學校要求響應這個活動,保障性別平等的同時,這個護家盟又跳出來主張甚麼一夫一妻了。
看了下,想笑,卻覺無奈。
我學姐一再邀請我前往其教會,然當她一提到有隔壁系的系主任時,我便卻步了,只因我不想見到他,這個滿嘴上帝卻一直利用自身地位打壓LGBT的人。

憲法第七條訂了平等權,學理上有認為其是列舉式平等權或者限縮平等權保障範圍,亦有差別性保障待遇之稱,但無論如何,平等原則最高指導原則便是:「等著等之,不等著不等之。」

鄭麗君立委在此次修憲中,針對基本權利提了兩種版本,同時另外針對憲法增修條文第十條(基本國策)第六項(性別平等),提出修正,表明不將性別限縮於男女,在我國修憲史的確是一個大進步,終於意識到除了國家組織法外,憲法原本的功能是保障人的基本權利了。

每當護家盟跳出來講捍衛結婚自由時,就不得不提到大法官釋字362(西元1994)針對結婚做出了的法規範解釋:「 民法第九百八十八條第二款關於重婚無效之規定,乃所以維持一夫一妻婚姻制度之社會秩序 」將結婚限定為一夫一妻之行為,以當時之時空背景,對於重婚的問題,著實是一進步,然其卻對現今非異性戀族群有了限制,使得真正相愛的人無法結為連理。

最近有則新聞,是老公看到老婆在看(反社會?)動漫決定離婚,又經常可以看到家暴等新聞,不經有疑問,當這些「傳統婚姻價值」被撕裂的時候,護家盟死到哪裡去了?怎麼不見其出來跳腳?

每當護家盟出來嚎叫時,我便想著,憑甚麼這些人依其宗教信仰,能夠限制他人之自由?憲法第十三條保障的宗教自由對於國家層面來講,是不限制亦不鼓勵信仰特定宗教,而不是壓迫其他人的其他自由。
在基本權之競合上,護家盟固然可以主張其之言論自由與宗教信仰自由,然其對於公權力之壓力,是使得社會之少數性傾向與性別族群被嚴重迫害讓這些非異性戀不能結婚。
任何人都不應該利用言論自由,造成第三人實際上權利之損害,而護家盟在這個地方,的確造成他人權利受損,甚至限制他人的基本權利。

但是現在的法務部部長,前法務部部長,除了屁話打高空以外就是屁話,嘴上講著促進、保障,實際上卻毫無做為。
國會多數黨甚至因為此壓力團體所能提供給其之利益,不惜踏著他人的不自由,來獲得自身的政黨利益,令人作嘔以外還覺不齒。

歷史上的確促進婚姻平等的,大多是少數黨或在野黨,然無論是真的為了社會正義,或者是為了黨團與政治利益,終究是為了基本權利的進步與保障在發聲。

看到愛爾蘭婚姻平權公投的反對者講出的言論,再看看我國的護家盟,便深知我國與他國對於人權保障認知的差異了。

任何人,任何人都不應該因為自己的宗教信仰或者財產名利上之利益,打壓其他少數團體的基本權利。

護家盟,你們還是吃屎比較符合你們自身所保護的價值。

中正大學法律系學生

Facebook 粉絲專頁,賞個讚吧。<(_ _)>
x Logo: Shield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Sh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