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交界處

我變了?

身為法律系的學生,自然不能不關心政治,與其他人的差別,就僅僅只是程度差異。不可否認的是,我熱中於政治,且樂於去評論台灣的政治情況,只是家人多不能理解為何我如此熱衷,而且價值及政治立場也與他們有頗多衝突。

 

「你只想找人自言自語而已。」一位可愛的外系同學說道,她是一位很特殊的女生,總是說:奉低調為圭臬。「如果自言自語,我對我電腦就可以自言自語了,何必找你?」我對著電腦螢幕喃喃念著,卻沒有把腦中想的、嘴裡念的打出去,而只是唸著。臉書未讀訊息軟體幫了我很多忙,在這種尷尬的場合,或者我不想回應的場合,至少對方不會看到我已讀。

九合一選舉當日,全台灣大部分的選舉人,都用手上的選票為地方自治團體領導人與代議士做出選擇。而,在我熱衷的同時,許久未見的她,出現了。

隔了兩年,又開始對話。

我本應欣喜若狂,抑或是難掩興奮,但我沒有。很多事情過了那個當下,感覺就可以了。

 

得回一個朋友,固然是好,但這個朋友是你前女友的時候,我仍不免會想關心她,只怕我再次因為同樣的事情而憤慨離去。

 

「感覺你病了,變了很多。」我笑了下,她自然看不到。對於那熟悉的語調感到窩心。

「以前那個憤世嫉俗的你去哪了?」

去哪了?我也不知道。

Facebook 粉絲專頁,賞個讚吧。<(_ _)>
x Logo: Shield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Sh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