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交界處

永遠愛上不愛我的人

國中時曾讀過席慕蓉很有名的詩──《一棵開花的樹》,那首詩寫著,為了那一段緣分,便在佛前求了五百年,多麼美麗的堅持。但最後,卻只能在旁邊,痴痴地、靜靜地、望著他。
有時候我們會說:「我這樣就滿足了。」但,真的嗎?你真的甘願看著你深愛的對象與其他人流連嗎?我曾這樣認為,後來我發現,我卻帶著滿滿的醋意,滿滿的恨意,看著我曾經或者一直放不下的他,與其他人在一起歡笑暢談的模樣,真的就夠了嗎?我想,沒人能同意吧。

有時候我會想,如果相信前世今生的話,是不是前幾世的我或者靈魂,跟人家打了甚麼賭,賭局的結果是;「如果我沒有XXXXOOOO的話,我就永遠愛上不愛我的人。」然後結果就變成現在這樣了。
又或許,我是不是該停止讓人踐踏自己的自尊,但我我學不會啊,對方說會跟我講他的事,而且還隔不到24小時,又變成說他本來就沒有要講;問我甚麼時候有空,結果又變成我堅持陪他考,所以喬時間很麻煩。也對,本來就是我的錯。
坐在位子上,準備開始重新閱讀起法律書籍,我似乎還有很多東西沒有學習到,這種懸案就放在那邊吧。只是不免過幾個星期或一兩個月,他又會來找我,我又會陷入這種情緒,至少自己不去找他就好。

Facebook 粉絲專頁,賞個讚吧。<(_ _)>
x Logo: Shield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Sh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