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交界處

關於宿舍的二三事

這週末,許多人回家慶祝母親節。週五、週六的都可看到公車站大排長龍,甚至打貓火車站也是,班班客滿。
這不是只有這一個小地方,
而是全國都這樣,不回家留在宿舍的,只有少數。
宿舍空蕩蕩的,平常玩電腦、聽音樂,甚至喜歡在廣場上活動的人,都消失了。

我就是留在宿舍的那人,因為我提前先過母親節,所以這周當然不需要去人擠人,訓練自己的忍耐下限。
前幾天才聽說一個八卦,據說隔壁系有個同學的朋友可以看到平常人看不到的東西,所以才建議隔壁系同學改變宿舍的住宿樓層。八卦傳道我耳裡時,不怎麼在意那加油舔醋的部份,只是有個詞我很在意「交界處」,據說,交界處就在宿舍區。

你知道嗎?每個學校,或多或少都有鬼故事的傳聞,就像是法學院蓋在學校風水最陰之處,利用法律公正的浩然正氣鎮壓那邪門的風水。
正因如此,法學院有許多鬼故事,或真或假。

前幾天,結束被強迫的反毒宣導,我獨自漫步走回法學院,經過那無人的停車場,雜草雖然有定期修剪,但是褲管仍被沾濕。踏上網法學院門口的平台樓梯,一陣風吹來。向來無水的造景,霎時恍若看見有水流動,水面映著……。
我裝作無事,牽走我的腳踏車,將變速檔位轉至最快,盡可能的騎開這裡。
我安慰自己沒事,就回到宿舍。

此時空蕩蕩的宿舍走廊,沒有開燈,沒有月光,只有緊急逃生門的燈具。我手上拿著晚餐,嘴裡哼著See you again,走向我的宿舍。
平常就算開著走廊門的宿舍,除了讓活動的聲音傳進宿舍外別無功能的門,此時此刻卻自己被吹開。
那是一道風流,風裡帶著淒涼,刮出的風聲那,好似哭聲。
吹過我的同時,我看到一切變的灰白,而他從我身邊走過,看不清他的臉,只聞到那一股不屬於淒涼應有的沁甜,我轉過頭去,只見他慢慢的,走向走廊的另一邊。
我不知怎麼著,居然跟了上去,就跟在他後面。
他跨越門檻,一個翻身,突然坐在陽台邊,手倚著緊急逃生器。
轉過頭來,笑了一下,就這樣下去。
五樓,不高,但卻可以將人摔死。
我衝過去,一眨眼。

一頭栽在床邊的衣籃與背包。
床頭的六法全書跟著砸在我頭上,一整個清醒。
「又是個惡夢」我搖搖頭。
身上衣服早已濕透,卻不知是因停電而只有電風扇太熱,還是被嚇出一聲冷汗。
那不重要,重要的是,那聲輕脆的鈴聲,還迴盪在我心底,那夢的銀鈴。

Facebook 粉絲專頁,賞個讚吧。<(_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