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交界處

抱歉,等不到你的答案了(下)

「阿阿阿阿阿」子銓單膝跪地,同時大口吸氣。

「你還是不肯道歉嗎?」

「不要鬧了,到底是多恨我才能跟多少人籌錢來找殺手,順帶一提,我已經把你們的通聯資料丟到八卦板跟蘋果日報了,那群人也不用躲了,道歉,別鬧了。跟你們這群腦殘道歉,我還不如開槍自殺比較快,一群沒有腦,不知道你父母是用錢怎麼餵你的,道德價值觀比26還不如。」他反倒沒有因為槍傷而受迫道歉,而是連珠炮似的繼續開嗆。

「看不起我沒差啊,覺得我只會走後門有靠山也沒差啊,一群賤人,把你的手,放在你的狼心狗肺上,告訴全世界啊,你們一群不爽一個人,想盡辦法的封殺他啊,很強,很強,我真的服了你們,咳咳。」

紅鼻子先生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而子銓就是在等這個時候,從褲管抽出一把掌心雷,抓住這最後的機會,回擊。

台灣殺手界有名的紅鼻子先生,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會栽在目標的手裡

「快跑啊,你們在等甚麼?」子銓大喊,所有人便像是放弦的箭,衝出會場。

 

留在原地的有三群人,一群是無能的校方人員,一群是當初買凶殺他恨之入骨但是形跡敗露的人,最後一群是他的摯友們,而小奕也在其中……。

 

小奕一反常態的跑向子銓,率先打破沉默的氣氛。他一把抱起他,簍在懷裡。

「噢」子銓早已是強弩之末,但是移動肢體的傷痛卻又再次將他喚醒 。

但還有最後一個殺手,就是在等這個時候,這個絕佳能一箭雙雕的時間點。

「砰」

子銓早在進會場時便看到這個殺手,盡可能地把小奕擋在身後,讓子彈從子銓的背後打進其腹腔就停止,血液像是噴泉一般不斷從槍傷湧出。子銓用盡最後一絲力量,朝對方開下最後一發掌心雷。

 

「抱歉,我好像等不到你的答案了。」子銓笑著對小奕說。

 

此時姍姍來遲的鴿子與醫護人員才趕到……。

 

過了一周,全台的新聞都圍繞著這起事件,比起各種政治問題,這則新聞短而急促的壓過所有聲音,由水果日報下了最聳動的標題與內容;

 

「驚!某高中畢業學生集體買凶報仇殺人,血洗畢業典禮

 

在昨天,新北市某高中畢業典禮居然發生槍戰,原因僅是一群學生不滿受害者的某些做法,居然集體買凶殺人。受害者在師長眼中非常認真,且熱心服務的學生……

受害者身重三槍,目前人在加護病房急救,但其在昏迷前居然靠一己之力擊倒一些匪徒,其真是智勇雙全。」

 

同時各級官員與校方當然受到洗牌,後續效應持續擴大,甚至還把子銓的人生經歷全部挖出來。甚至連關鍵時刻也開始模擬當天的槍戰情況,為這個壓抑過久的社會,開了一槍震撼彈。

 

但至少有些人,在意的不是這些新聞,而是加護病房裡「逼、逼、逼」的心電圖聲,在場的人都期待著奇蹟。

 

那件別著畢業生配花的染血制服,還沒從小奕身上脫掉,小奕隨著子銓從救護車一路陪伴到急診室,不論誰問他話,或嘗試想要與他溝通,他卻是兩眼無神的看著自己的手,彷彿那個生命就是從他手上流逝的。

 

那個刻在子銓心中的問題,直到現在還沒解開,也許,就這樣跟著他走了……。

 

對不起,等不到你的答案了 全文完

 

Swattw ’14.05.15

Facebook 粉絲專頁,賞個讚吧。<(_ _)>
x Logo: Shield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Sh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