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交界處

抱歉,等不到你的答案了(中)

一場圍繞在子銓身上的戰役

 

幾方人馬互相角力,付出代價的卻是一所學校的畢業生。

 

鴿子,反倒成為這場鬧劇的唯一解決辦法,而眼下,子銓就是只能拖。

 

除了警察壓力以外,右臂上的槍傷,卻時時刻刻提醒他剩餘的時間不多,隨著失血量愈來愈多,各種機能都會下降,即便做過初步的處理,但是短時間內止血的可能性被追趕影響到趨近於零。

在禮堂中早已沒有照原本的班級排列,反倒是呈現三五好友等一團團的小團體。此時,正有個團體在竊竊私語:

「那群人居然失手了,不是說勢在必得嗎?」

「我們應該不會被抓到吧?」

「不會啦,不要太擔心,我們一定沒事的。」

「結果現在事情搞這麼大,不上新聞不可能啦,你不要忘記子銓的身分。」

「不就是衛生糾察而已?還是某些鳥網站的板主,那又沒啥。」

「你之後就知道了……」

 

 

※※※

 

子銓轉身進入樓梯,靠著他擔任衛生糾察,對學校的熟悉度非常高,一直靠著樓梯轉角等拖延,「最安全的還是回到人群哩,至少應該不敢貿然開槍」,他是這麼想的,但是失血量逐漸在增加,跑步的速度愈來愈慢,喘息聲也愈來愈大,腦內啡與腎上腺素的作用正慢慢消退,一點一點的,他還能撐多久?

 

以一個平常就體弱多病的人來講,硬撐了大約10分鐘已經超出常理了。

 

子銓亦步亦趨,盡可能趕到禮堂,殊不知,有個人正在等他。

 

※※※

他走到禮堂的側門,正想要溜進去時,一隻槍口指著後腦勺,子銓下意識摸巷口袋僅存不到2發的手槍。

 

「你好,終於等到你了,子銓先生。」對方先開口說話了

「咳,你聽上去跟我很熟啊,我壓根不認識你啊。」子銓口中帶著驚訝與絕望

「也對,我還是得先自我介紹,你可以叫我紅鼻子先生。」

此時子銓腦裡第一個浮現的是他CS:GO的朋友,同時也是某大學講師的紅鼻子,但聲音不像;第二個想到的是PayDay裡面搶匪各種可笑的面具,其中有個鼻子真的是紅的,這兩個想法稍縱即逝,畢竟絕對不可能是從遊戲裡蹦出來的人物。

「可以請你,跟我走大門進去嗎?」

「我好像不能拒絕。」廢話,你拒絕就是會死。

子銓故意放慢腳步,像是烏龜跟蝸牛在比慢的速度前進,紅鼻子也不催他,口裡還哼著 OneRepublic 前個月才發行的新單曲〈Loves Runs Out〉,還一邊把龍鳥計畫湊上來的殺手解決掉。

 

禮堂大門緩緩推開,所有人都盯著走進來的人看,子銓體無完膚的情況讓許多人倒抽一口氣,還有人紛紛撇過頭去,不願意看到這一切,但有人看到他如此慘烈的情況,心裡正在竊喜。

 

「子銓先生,麻煩你走到台上,好嗎?」

子銓聳聳左肩,慢慢地走上台,紅鼻子先生也慢慢地跟在他後面。

「現在,跪下」

「為甚麼?」

「跟所有被你整過的人道歉。」

「道甚麼歉,真是夠幼稚了」

「咻」子彈從滅音槍管射出,直進到子銓的左腿。

「噓~」紅鼻子豎起手指,原本要尖叫的高中生們像是洩了氣的皮球,看著眼前這場悲劇。

Facebook 粉絲專頁,賞個讚吧。<(_ _)>
x Logo: Shield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Sh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