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交界處

在旅行中相遇

這是一篇我拿我朋友的經歷寫出來的文章,當事人已經看過了,文筆不佳,就當成隨手練筆吧


從原本十分鐘看一次,半小時看一次,到現在我將近一天才看一次。微信通知數始終是零。或者說,在我心中與零無異。

我是在一次旅行中與他相識的,那是一次普通的、跟團的旅行。我總是認為,這種跟團的活動,看似便宜,但犧牲的卻是旅行的品質,我認為旅行──無論是在國內或是國外,都是要把時間拋在腦後,不會認為要踩到每個景點就是旅行,而是要與當地文化悠然自得相處的雅趣,拋開原本生活環境的紛擾與壓力,用心體驗不同的風情。所以,我到了德國,踏入了哥德式建築與巴洛克式建築交錯的小鎮,彷彿置身於科幻小說中的市鎮,似乎下一個巷弄間,會有間不起眼的小店,打開門後有一位魔法師等著我。可是,我遇到的不是法師。

我是在一間博物館前看到他,他隻身一人,但是東方人的臉孔,帶有中國人特徵的他,在眾多歐洲人中非常顯眼,他不高、也不帥,甚至可以說是非常平庸,但是,他靜靜地站在大門外,認真的神情看著手上的簡介,反倒讓我開始注意他。我默默的站在他身後大約十步的距離,旅行的目的早就被我放在一旁,他時而停下,聽著導覽機中的解說,時而略過某些展演品,找尋著特定目標往展廳走。
就這樣,我待在他後面,旁邊的藝術品已經不再吸引我,而是一心一意看著他。直到他終於坐下來休息時,我鼓起勇氣走上前去,這好似耗費了我二十年來積攢的勇氣,開口了。我才知道,他來自中國,在北京讀書。父親母親都是屬於文化藝術圈子的人,他此次出來,也是在開闊眼界。於是我在他的指導下辦了微信,為的就是能夠跟他聯絡。於是,剩下的日子裡,我們透過微信,聊著有關旅行的展覽、德國的食物,一切的一切,讓我有種幸福洋溢的感覺。

回到台灣後,持續跟他聊天,甚麼都聊、從當初的博物館相遇,到兩人就學的一切,這是我第一次這麼喜歡一個人。原本想要離開大學所學,跨去傳播領域,但是在收到各研究所的未錄取通知後。我便開始搜尋可以去中國的管道,畢竟,中國文學系,到中國去學習並不會太過奇怪,我是這樣說服自己的。在網上搜尋著有關中國研究所留學的一切,有個台灣人獎學金,可以提供我去中國留學的經濟來源。但當我把這件事拿回去跟家裡講時,卻沒人要支持我,不是強烈的反對,而是「妳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這種半放棄的態度讓我有點沮喪,支持我的卻是沒見過幾次面的大學同學。當我把我的想法跟他講的時候,卻是毅然決然支持我,令我有點訝異。
隨著時間過去,我們兩人之間的話題愈來愈趨於平淡,回覆就如同君子之交淡如水一般,僅止於禮貌性回覆,而不及於其他了,對我來說,我漸漸的不期待他了,因為無法期待啊。
我坐在床沿邊,燈沒開,月光也照不進我房間,只有手機的螢幕亮著。會不會是我跟他家庭間階級的差距呢?對方父親可是大學教授呢!想要跟對方在一起,不只是國籍、地理上的差距,甚至連社經背景都是問題吧。但即便如此,我仍無法放下
「為甚麼對方不喜歡我呢? 」我呢喃。
「或許妳其實內心很難過吧,因為沒人願意支持妳,而妳這麼喜歡對方,對方卻沒有這個意思,妳應該很想哭吧」大學同學如是說
或許是委屈吧……,或許沒希望了,我也應該嘗試著把對方放下,他就只是我生命中的過客而已,我的人生還是我自己的。

Facebook 粉絲專頁,賞個讚吧。<(_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