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交界處

兩個男人,一手啤酒 極短篇 ft. One Republic – Apologize

I’m holding on your rope, got me ten feet off the ground

And I’m hearing what you say but I just can’t make a sound

You tell me that you that you need me

Then you go and cut me down, but wait

You tell me that you’re sorry

Didn’t think I’d turn around and say…

站在角落,像以往一樣靜靜看著他跟他朋友聊天,嫉妒著那些跟他開心聊天的人,同時將手上握著的獎狀與畢業證書默默的放進書包裡。

就這樣站著,就這樣看著,享受最後能看到他的時間,畢竟之後就沒機會了。

 

我不曾在國中及國小畢業典禮流淚過,但今天我卻怕哭出來。難道等了這麼久,結果卻依然不變嗎?我還是只能跟他當永遠的陌生人嗎?

 

That it’s too late to apologize; it’s too late

I said it’s too late to apologize; it’s too late

 

我想起那時你說抱歉讓我等,等你的解釋,才有了今天這種令我難堪的情況,說實在話,我感覺自己像是一隻被操弄的布偶,只能等你的隻字片語。

 

「走吧。」你說

我才發現你早已走到我面前,伸出了手。

我遲疑了,因為這彷彿是夢,我卻緊緊握住你的手。

 

I’d take another chance, take a fall , take a shot for you

And I need you like a heart needs a beat

But it’s nothing new – yeah yeah

 

你拉著我的手走到便利商店前面,而我腦中卻一片空白,想了千百次的情景卻沒照著當初預料的走。

你拿起一手啤酒

「你還沒18歲,不能喝酒」我壓住他的手

「但是你18歲了,所以你買。」同時吐了下舌頭,露出那可愛的小酒窩

真該死,我悻悻然地拿著那啤酒走到櫃檯前

「我沒錢!」我無奈的攤手

但你卻直接錢出來付帳,該死的有錢人。

「我請客。」你說

 

I love you with a fire red, now it’s turning blue

And you say,

Sorry like an angel, heaven let me think was you

But I’m afraid

我們兩人的手隔著六罐啤酒,慢慢的晃到公園坐下。

六月薰風,兩個男人或者男孩,一手啤酒,彷彿像是道上情義相挺的畫面,我噗哧的笑了出來。

 

你熟練地打開一瓶啤酒,一口就是乾掉半罐,熟練的動作讓我打破對你的既有印象。

「你不是答應我不喝酒。」

「我忘了」但你的眼神卻漂走了,這麼容易的謊言,誰都看的出來

「幹,你可以在唬爛一點啊。」

 

我卻只是我著那罐啤酒,一下看著天上的上弦月,一下看著地上路燈照出的光圈。

 

「你到底要說甚麼啦!煩死了,該死的有錢人。」

「對不起」你說

「蛤,甚麼?」

「對不起,讓你等了這麼久」

 

That it’s too late to apologize; it’s too late

I said it’s too late to apologize; it’s too late

 

兩瓶啤酒下肚,我就有點神智不清了。

只記得你把我帶到你家,推我進浴室要我自己盥洗,同時跟自己的父親爭執。

有必要為了我這個外人而爭執嗎?

 

關掉蓮蓬頭,走出浴室,卻看到你露出靦腆的微笑,將毛巾與衣服遞上來給我,眼角似乎泛著淚水。

 

「我弟剛好不在,你剛好可以睡他的床。」

「對不起,讓你添麻煩了。」同時抱住他

 

That it’s too late to apologize; it’s too late

I said it’s too late to apologize; it’s too late

 

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原來這就是喝酒的感覺,頭痛欲裂的讓我睡不著。

「你要去花蓮種田了吧?」

「是啊」

「結果愛說屁話的我還是在準備指考」我對著黑暗苦笑,同時翻過身背對他。

卻沒想到一隻手摟住我,頭輕輕地靠在我身上。

 

「如果你能教我數物的話,我就不用為了畢業證書煩惱了。」

「如果你能陪在我身邊該有多好,這樣我就不會一直很孤單了。」

如果…….,沒有那麼多如果,只有更多的抱歉與對不起。

 

隔天早上醒來,頭痛的感覺舒緩些,習慣要撈起床上的手機,卻不小心滾下去

「我忘記不是在我家了」只好爬回床上,卻發現你依然在那個位置上

「你醒了啊。」

「摁,頭還是有點不舒服,我果然不適合喝酒。」

「才兩罐啤酒而已。」

 

I said it’s too late to apologize; yeah too late

I said it’s too late to apologize; yeah too late

 

我坐在沙發上,趁著沒有其他人在的時候,鼓起勇氣對他說:「如果,你有天不是因為對我有所虧欠才靠近我的話,我真的真的會很高興。之後見面的機會趨近不可能了,你我各自的生活圈又幾乎沒有重疊,我很感謝你,謝謝你曾經陪過我。」

我如同連珠炮似的把這些話講完,同時站起身,從包包裡將那封信交給他

「拜託你一定要看完。」

 

I’m holding on your rope

Got me ten feet off the ground

 

還有26天指考,一切都結束了,口袋裡的手機在震動,就讓他去吧

 

Facebook 粉絲專頁,賞個讚吧。<(_ _)>
x Logo: Shield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Sh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