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交界處

前輩的笑容

我們,是自然種族。終身與精靈、與自然為舞。
人家說,我們是射箭好手,內心純樸自然。
但其實,鮮少有其他種族知道,我們早已被黑暗侵蝕,英靈是否不再眷顧我們?

雖然我在學院的表現只剛好掃過平均水準,但至少我還是中間,是吧?一年一度的獵手大賽,就是給我們這些學院生舉辦的。
決賽可以自由發揮,方法不限,只要在乙太島上生存一周。賽前就有人說黑暗種族跟機械種族的混入了,到頭來我還是大意。

我坐在樹幹上,一動也不動,期望有甚麼野豬還是小鹿,走過我感覺還不錯的陷阱上,但他們都會繞過去。
已經三天沒吃東西了,又忘記帶基本工具,我會不會就這樣餓死在這個島上,但至少我有睡一下。

突然,有隻負傷的小豬走過去……
他踩中我的陷阱了!我跳下去,小心翼翼的走到他旁邊,想要探個究竟時。原本應當是豬屍的地方爆出強烈的閃光。隨後是箭支的破風聲,右臂上的疼痛同時襲來。
但這不是普通的傷,麻痺的感覺從傷口處蔓延到全身,這支箭……有毒。

我只感覺到有人把我拖走,下一秒我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一個人站在我面前。
她有著纖細的身軀,身後的馬尾隨著林間的涼風吹拂而飄動,而她的臉……看著遠方緊咬嘴唇。這人是…..
「前輩」我張了嘴,發出來的聲音卻跟小鳥一樣細。
「你醒了?」「前輩」轉過頭看著我,露出她那一貫的甜美笑容。我敢說,你絕對聽不到在學院裡批評前輩的人!
她卻只是把弓插在地上。
「前輩你救了我?」
「救?」她蹲在我臉前,我好似可以聞到…..而我只是注意著她的臉龐,沒看到她右手握著匕首朝箭傷捅下去。
左手摀住我的嘴巴,這應該是我們第一次有肌膚接觸吧,大難臨頭了我卻還在想這個。
「你知道我多羨慕你?早在初等生就被長老看上,親自教導,但卻仍然桀敖不馴」「我連想要參加個活動都被我父母阻止」
她放開手,我卻說不出話,是嚇到,還是因為毒素的關係?
前輩一腳踩在我臉上,帶著高傲的眼神說道「你只是我的一小塊墊腳石,我終將成為精靈女王」。
我最後記得的,是她那甜美的笑容,原來那笑容,背後潛藏的黑暗比黑暗種族還可怕。

Facebook 粉絲專頁,賞個讚吧。<(_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