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交界處

許一夜的浪蕩 (上)

我怎麼回到我家的我根本不清楚,老實講,我現在腦中一團糨糊。拿起床邊的手機,時間大概十一點半左右。
這裡是全中正大學大吃最貴的房子,沒有之一,但也沒比別人高級到哪裡去,唯一的好處就是因為房租高人少相對比較安靜罷了。

桌上的筆電閃爍著光芒,最近因為法科實在太多,弄得我焦頭爛額,甚至有點想把所有網路都關掉,與這個世界失去聯繫。將視窗一個個關閉時,在Facebook看到大約三小時前學姊跟我說:「今天要去納米吃慶功宴,可能會喝酒,到時再麻煩在我回來。」喝酒還要我到時候去載她?我只能搖頭無言,連拒絕都晚了。
我很討厭喝酒,甚至可以說是滴酒不沾。打開檯燈,看著桌上的行政法入門,今天實在不想碰任何書籍,也不想玩遊戲。

 

「你怎麼喝成這個樣子?」我皺眉,看著眼前我敬重的學姊。兩眼迷茫,笑容依舊迷人,但卻搖搖晃晃。
我只是扶著他上我的車,卻在想該怎麼樣把她送回她家。這邊的房子都要刷卡才能進去的,就算我進去了,也沒有鑰匙。心理居然動了不好的念頭。
「我送妳回我家好嗎?」我說
「好」

聽到她這樣回答,我心狠狠跳了一下,耳根子甚至感覺熱了起來,努力不要讓自己顯得太過笨拙,用時速10公里慢慢朝我的租屋處騎去,在其他人眼中,享受著難能的機會。她主動摟著我的腰,臉頰靠在我肩膀上,而民雄晚上的風,很涼,卻無法冷卻我怦然心動的熱情。
將機車停好,攙扶著她一步步走進大門,刷卡,進電梯,一切顯得那麼自然,但又是如夢幻泡影。

 

「妳先進去洗澡」我說,同時把她推進浴室,一頭栽進衣櫃,尋找那被塞在衣櫃底層,幾百年沒穿的內衣,我真的很納悶我塞在衣櫃是不是就在等這一天。拿出我最小尺寸的上衣及長褲放在桌上,就這樣盯著浴室的門,腦中浮現一堆見不得人的想法。坐在椅子上,把所有燈火與網路關閉,只剩下外頭高掛的月亮與星星的光芒,好似古人一般,而我只是在等。
或許僅過了二十分鐘,又或者過了兩小時,我不清楚,時間在此時此地的流動,充滿了不確定性。於是,她開門了,我害羞地別過頭去,把衣服遞給她,這不是我第一次看女人裸體,怎麼會興奮成這樣。浴室跑出來的渺渺白煙,搭上她辦清醒的眼神,或許,有可能。

「妳還好嗎?抱歉私自決定把妳帶回我家,妳要不要先到我床上睡?」

「會不會太麻煩妳?」
我搖搖頭,同時把她推到床上。

 

我坐在她腳邊,看著她,好希望時間就這麼靜止,就讓我能夠一直欣賞這如世界名作般的畫面直到終老。
然卻事與願違,濃濃睡意襲來,身體開始搖搖晃晃,想要倚著牆邊,但我卻被她直接拉到床上。我像個木偶一般,直挺挺地躺在床上,不敢造次。雖然單人床對於兩個人來講略嫌擁擠,但是學姊身形纖細,還是可以在不要過度接觸的前提下躺在這張床上。
人家說,男生經常精蟲衝腦,做出一些事情,而我現在有如卵子衝腦。

 

 

Facebook 粉絲專頁,賞個讚吧。<(_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