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交界處

從丟書事件看中山大學

不是戰學校,先講
把四個中開頭的學校拿出來。
前日已經分析過四中的特別強大的領域,當然,
其他的領域也不會差到哪裡去,某種田養豬的理學院的物理除外。

我認為這是一個台灣大學的悲哀,
亦或者,
這些教授、老師們沒有身為學校的自覺。

近幾年來,
所有的社會運動、學生運動,
大部分的主體都是大學學生,
為甚麼?
我個人認為原因有以下幾點:
1. 大學生相對於其他的學生時間最多
2. 大學生相對於其他學生的動力較多

而,
今天中山大學這位同學,
個人非常敬佩他的行動,
套用我們馬區長的一句話:「一個便當吃不飽,你有吃第二個嗎?」
也許一本書丟不醒他,你有丟第二本嗎?

扯遠了。

我認為,除了中正以外,無論是中大興大還是山大,
不應該與自己的學生有所切割,
不能因為被拿了一個5年5百億,
就喪失自己在學術領域上的權威與認知,
請這些「教授」們仔細想想,
你們今天能握著那張選票,在這個半殘的民主體制底下投票,
哪一個不是因為暴力而出來的,
又,
我國今天雖然沒有名義上的皇帝(但實質有),
就是因為以貴校校名所讚揚的孫先生,
帶領著暴力推翻滿清政府。

試問,
所有很自命清高反對暴力的李姓中壢人好了,
假設今天沒有所謂的暴力,
你覺得當權、在上位者,會拱手讓出權力嗎?
還是你覺得靠我國失靈的代議制度,
無法循從「體制內」的方式去尋求結構上的改變時,
不能尋找「體制外」的方法。

今天他不是暴動,不是暴力,
我個人認為純粹是表達意見。
我想,
如果今天是我丟那本書的話,
第一個可能是我丟不中,
倘若我丟中了,
我相信我的學校不會切割,
從太陽花學運看出來的。

Facebook 粉絲專頁,賞個讚吧。<(_ _)>
x Logo: Shield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Sh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