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交界處

藥物的夢

多久了?
一年了?亦或是三年了?
還記得當初那股不停在腦中散發的沁甜嗎?
忘了吧
大概是忘了吧
大概是時間太久忘了吧

在腦中不停激盪曾經我認為的美好
又在心中不斷反覆曾經公認的惡意

是因為你我之間權利不自由不平等?
還是兩人之間不合意的停止條件?
說不定是為了將對你的期待可能性遺忘了?
總之,我好像忘了。

在藥物影響多巴胺的夢境裡
沒有屬於你的存在目的
只有反覆構築於比較之上
基於自卑的動力

至少沒把你忘了
你是我成功與失敗的共同功臣
假若讓我理性與感性辯論
最後大選結果一定是因你長久的影響力而生
就如同中國之於台灣一般
我的歷史中不會沒有你
也如同我在你的課綱微調消失

但我確定
我的未來沒有你

Recht und Freiheit

Facebook 粉絲專頁,賞個讚吧。<(_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