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交界處

XIV-第一章‧歷史課

第一章‧歷史課

 

精靈們並不向人類有著學院的制度,大部分都是在森林裡的一個小空地上,由長者授予知識,但對流著德魯伊好戰血液的亞那,這完全是種痛苦的折磨。

「在古老的時候,發生過一次種族戰爭,那時偉大的英靈死後居然不曾回到英靈殿,而是在外遊蕩。世界平衡逐漸被一群人打破,他們為了創造所謂的『次代種族』恣意地拿各大種族做實驗,最後卻控制不住實驗體,便將其放生在大陸上,使得各大種族互相猜忌,最後導致一場種族戰爭。

也是那場戰爭……」

「哈~~~」亞那毫不遮掩地打了個大哈欠。

「亞那,看來你對種族戰爭這件事很了解?」長者──伊恩,基本上很少動怒的,看來亞那長期的不在意讓他非常不高興。

「哦……抱歉」

「要不要來跟我們大家一同解釋一下,最後那場戰役的結果是如何?」

「就……贏了啊。」亞那的答案引起同儕稀稀疏疏的笑聲,愛面子的他,臉上的紅暈卻更是明顯。

「然後?」伊恩繼續問道

「那……,我不知道。」

「如果你能對這些你所謂的垃圾知識用點心,我保證你早就可以進行試煉。」

 

是啊,精靈的試煉。

只有完成試煉的人才能離開蓋亞,到別的大陸或者國家去探險啊,我一直想去看看那些傳說中的種族啊。

亞那心中想著,總是對未來的挑戰充滿期待。

 

等到這堂課結束後,亞那興沖沖的跑回他的樹屋,從架上拿起一支複合弓,要去海邊尋覓他的晚餐。

 

「你又不認真聽課了。」

當亞那正要踏出家門時,迎面就是一拳打在他頭頂。

這是亞那的青梅竹馬──筱嵐。

亞那的父母親因為某次事故,最後只留下亞那一個人,於是筱嵐便主動接起照顧著非常固執的小子,筱嵐對亞那來講,是師父,是母親,也是姐姐。

「好痛」

「如果你下次再不認真聽講,我一定把你的弓全部拿走。」

「筱嵐姐不要啦。」

「那你現在要不要回答我種族戰爭之後發生甚麼事?」

「我……還是不知道」

「我真的是有一天會被你活活氣死,種族戰爭之後,世界種族沒有痛下殺手,只有把那些『次代種族』與那群喪心病狂的科學家,一同放逐到遺忘之地。每隔五年,世界種族就要派出代表,確定他們是否沒有繼續實驗。

百年來都很和平,唯有你父親去的那一次,出現了傷亡,此後,世界種族便在外面看守著,不再派人進去。」

「就跟交界處一樣?」

「對,交界處是因為怕褻瀆神,與遺忘之地的理由不一樣。」

「原來如此,我等等要去打獵,姊姊你要一起來嗎?」

「不了,還有,大約一個月後我會離開蓋亞,要隨著父親一起前往查爾,你要自己照顧好自己。」

「我本來就會自己照顧自己了啦。」

雖是這樣說,但是亞那對於筱嵐要留下自己還是非常難過的。終究他還是一個人,一直以來都是。

「這幾天我還會在啦,不用擔心,記得一定要照顧好自己,不要只想跟人家打架。」

「好喔。」

說完,筱嵐便離開了亞那的樹屋,留下亞那一個人。亞那手上握著複合弓,記憶似乎回到他剛剛認識筱嵐的那一天。

 

※※※

 

「聽說伊沐嵐他們死了?」

「早就講過組成探險隊想要討伐是不可能的。」

「據說他們還有一個小孩?」

「把他送走啦。」

 

在蓋亞最大的港口──芙蘭

那裏的自然種族可不比原生的純真,而是隨著各大種族的來來去去,變的八卦及好事。伊沐嵐,也就是亞那的父親,他的遺體並未能帶回蓋亞,被遺留在戰場上。回來的,只有他的小孩──亞那。

那時亞那才10歲不到,卻已經感受到人情冷暖,回到他父親以往的住處,卻甚麼也不能做。一個才剛進入幼年的自然種族,沒人想淌這股混水。況且亞那的母親是誰,沒人知道,所以讓他就只能一個人。

亞那走在路上,常常會聽到三姑六婆的話語,他們自認為很小聲地批評,卻已在小亞那的心靈中留下傷痕。沒人可以幫他,他一切都自己來。

沒有錢買食物,那就自己採果子,打獵,好在伊沐嵐有留下很多武器以及工具,讓小亞那可以自己來。也因為如此,小亞那練就了一身生存技能,打獵、捕食。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很久,直到有人出現了

 

筱嵐的父親主動跳出來說要認養亞那,自此開始,閒言閒語變少了沒錯,但是筱嵐的父親壓根沒出現在亞那面前過,只有筱嵐。

她一步一步帶領她認識精靈的世界,也是筱嵐擋在他前面,保護著他。

 

「亞那啊,你的父親是一個很勇敢的德魯伊喔,據說他跟各大種族組成了探險隊,去了遺忘之地。」

「亞那啊,如果有機會的話,你可以把你父親的遺體帶回來,這樣你就變成了英靈的小孩了,那時大家都會對你刮目相看的。」小時候的亞那似懂非懂地聽著姐姐的一字一句,對他來講,父親的遺體找不找的到不重要,但筱嵐就是他唯一的家人。

他會犧牲一切,去維持這個關係。

Facebook 粉絲專頁,賞個讚吧。<(_ _)>
x Logo: Shield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Sh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