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交界處

夢的銀鈴(上)

這原本是我高二下因為感情上的經驗寫成的小說
預計在七月份的時候會在把它延長程大約至少2W字上下的短篇小說

至於到時候這篇會不會改版
Who knows?

夢的銀鈴-短篇小說
楔子
「如果有一天,你能選擇要不要把這件事說出去,你還會說出去嗎?」
「我想,不會了吧。畢竟那都是生氣下才會做的事,你不也是嗎?」
「那我決定了,到畢業那天再原諒你。」

這是我做過最重要也最蠢的承諾了。

第一章 三月的甜言蜜語

最近認為最痛苦的事,就是要去學校了。我是一個可憐的高一學生,在學校沒什麼出眾的特點,所有的能力都不足以成為任何一個女生愛慕的對象。更何況我在學校的成績也是從倒數來比較方便的。

那天三月十八號,一如往常的,上課就是玩手機跟睡覺,看到喜歡的科目才會認真上課。回到家也就是坐在電腦前面漫無目的的上網,根本就是網路成癮的最佳寫照。

但是一封簡訊,徹底改變我的一生。

素昧平生的兩個人,如同數學平面上的平行線永不相交,直至外力影響,才會讓這兩條線融出新的方程式。原本對奕明明就是沒有特殊的感情的,我認為我仍單戀著國中的同學,可是他對我的吸引力遠遠大過從畢業後就沒見面的國中同學了。

「我必須跟你道歉。」他突如其來的這封簡訊,令我摸不著頭緒。
「為甚麼要道歉?」
「因為我在班上散播你是同志的謠言。
你是嘛?」
我是嘛?連我自己也不知道,我盯著手機螢幕許久,不知道該做出甚麼回應,決定先把話題轉回道歉這件事上。
「我想,你不必道歉的,我並沒有很在意這件事。」
「但是這讓我很愧疚。」愧疚?這並沒有甚麼好愧疚的,如果只是對班上放出我是同志的謠言這本身就沒什麼好愧疚的。
不過接下來他的回應更是震懾到我的心,就像是第一次的悸動,我終於知道我對他的感覺了。

我第一次體會到網路上說的,看著這封簡訊同時帶著笑容入睡。而當明天一早起來時,也是我第一次帶著笑意踏進教室。
「欸,你怎麼了,一臉奸笑樣?」一個同學看到我的神情,就湊過來問道。
「沒啊,只是心情好而已」我朝他笑笑,同時也看向昨天傳簡訊給我的人。後者似乎沒有太大的改變,我還是我,他還是他。
只不過當我看向他時,他也朝我回望,那淡淡的笑,是這世界上最美麗的寶藏了。

由我來形容他的外貌是非常不客觀的,畢竟情人眼裡出西施。但他一開始吸引到我的是那對眼睛,在遠視眼鏡的效果下,是如此的可愛。我不清楚是甚麼原因,他舉手投足之間,帶有淡淡的女性特質,這也是吸引我的其中一點吧,雖然路上看到很女性化的男生我會非常厭惡,但是奕不一樣,他並不會讓我討厭,而帶給我的是一種想接近的感覺。

也許就如同他所說的是愧疚吧,他開始主動接近我。原本不會吸引我的小動作,卻開始吸引我所有的目光,舉手投足之間,讓我覺得他真的好可愛。

奕開始主動找我聊天,那天恰好是星期五,不喜歡運動的我與他就坐在樹下。
「你以後想要做甚麼?」他手上正把玩一隻蜘蛛,我只是看向在打球的同學們。
「可能就資管這方面的吧,畢竟也有經驗了。」如果這就是所謂的幸福,我願意用一輩子的時間來換。
「你要陪我來念自然組嗎?」他放下手上的蜘蛛,很認真地看著我
「可是我不喜歡物理跟化學,雖然我想讀的科系是理科沒錯。」
雖然很幸福,但是他這麼主動我卻會有一點害怕,害怕我將會失去這一切,也害怕他的主動是虛偽的。
「再說吧,我現在還沒有這麼早打算。」他似乎了解我難言之隱,所以就順勢轉移成別的話題。

我想,這是我高一最快樂的時間,因為有他,而且他在意我。我回家時耳邊響起了The Wanted的歌聲
「When the storm feels likeit could blow you out remember,
當暴風雨向你襲擊而來時,永遠記住
you got me and I got you..
你擁有我,我與你同在
cause we are, butterflies,butterflies..we were meant to fly,
因為我們就像蝴蝶啊蝴蝶,注定要一同飛翔
You and I, you and I..colorsin the sky,
我和你,你和我…要一起在空中揮灑色彩」
我與他,就像是蝴蝶,一同在空中共舞出美麗的顏色。

雖然很幸福,但是心頭總有著一個疙瘩在,如果只是因為愧疚的話,真的會跟我這麼親近嗎?
我思索許久,決定還是傳了這封簡訊給他:
「我覺得,你如果只是因為愧疚而跟我在一起,那我寧願你用真心跟我當朋友。」傳送出去時,我想或許一切就會這樣結束了吧。
「我知道了」回來的只有這四個字,我看了看天上的星星,依然閃耀著點點白光,可是我卻好像親手把這一切都拋棄了。

第二章 四月的冷暖對待

到了四月,我漸漸感受到春天的腳步聲,雖然心中的愛意早已跟著春天萌芽,但是還需要一點點的肥料才能開花結果。
當我把話說清楚時,他的態度就如同我所預料的,有了大轉變,他不會主動來黏我,也不會主動跟我講話了。我心中有種失落感,感覺有甚麼東西不見了,被偷走了,似乎一輩子找不到啊。

前幾天我還能忍受他如此冷淡的對待我,可是接下來我就無法忍受這種事了,我只好主動接近他,但是往往都是我自顧自的講話,他在旁邊做他的事。
我不止一次感受到其他人異樣的眼光,我想,可能是我自己的問題吧?
像我這種人要去高攀班上的前段者,又是認真起來很可愛的孩子,我想過很多遍,我真的配的上他嗎?我真的適合他嗎,會不會就像是《范進中舉》中的:「癩蝦蟆想吃天鵝肉。」如此的不自量力呢?
我不知道,我還是去問天上的星星吧。

如同Bruno Mars 的 Talking To The Moon中所唱:
「At night when the starslight up my room
夜裡,當星子的光輝流入進我的房
I sit by myself
我獨坐著
Talking to the moon
向月傾訴
Try to get to you
試著靠近你
In hopes you’re on the otherside
希望你就同那星光在我身旁」
我在月光的照耀下,傳了一封簡訊給他:
「為甚麼你最近對我的態度差那麼多,我做錯甚麼了嗎?」
傳完後,就把手機丟到一旁,看著天上的星星,彷彿在笑我的愚蠢,笑我的單純,笑我的不自量力。
「太相信他了嗎?」我自嘲道,但是沒有星星會回答我的問題,眼淚就像是嘲笑自己的愚蠢,不爭氣的緩緩落下。
太相信我愛他,他也會如出一轍的愛我。
「我不喜歡一個人一直黏著我,請你理解。」收到的卻是如此尖酸刻薄的話。

真的嗎,那當初是我主動跟你提的嗎?
是我要求的嗎?
當初是誰一直黏著我?
你怎麼可以說出這麼不負責任的話,你不想理我就可以這麼冷漠的拒絕我嗎?
「你怎麼可以對我的態度一下好一下不好」我將怒氣發洩在觸控螢幕上,希望能透過按鍵來表達我的憤怒與失落。
「因為我隨心情起伏。」
良久,我才回覆給他:
「我們到底是甚麼關係?像同學不像同學,像朋友不像朋友,像交往不像交往,我想結束掉這一切。」
沒到一分鐘,他也表達了他的憤怒:
「介於同學與非同學之間,我絕不會跟你交往,我也想結束掉。」

看完後,我的心彷彿是被流星狠狠撞擊一下,進入了無盡的黑暗中。

這是哪?
一開始,似乎是個無底洞,無盡的黑暗籠罩著我,恐懼襲上心頭,這似乎沒有方向之分,當我試圖要移動我的身體時,頭頂就是一道明亮的白光照耀著我。我想起《創世紀》中的:「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

白光將攀附在我身上的黑暗消滅殆盡,卻也使我無法睜開雙眼。
當這道熾烈的白光消去時,我所見的,就是站在學校的大門口,熙來攘往的學生像是無視我的存在,直接從我身上穿過去,這到底是甚麼情況?
為甚麼我會在夢中到了我最討厭的地方,每次進入這個地方我都覺得好痛苦,他對我如同三溫暖般的態度,讓我很難過。

當我剛有想四處晃晃的想法時,站在我身後的人就開口了:
「你也出現在這邊了啊。」
是誰無聲無息的站在我後面,當我想要轉頭過去看是誰時,他就在我耳邊說道:「你還是不要轉頭的好。」
那個語調帶著一點微笑,但又有一點威脅。這個聲音我好熟悉,但是是誰的聲音?
「果然還是會在夢中遇見你,這就是孽緣嗎?」他不等我的回話,繼續自問自答。

正當我準備聆聽他要說的話時,突然,一種冷冽的感覺襲上我的脖子。我猛地一摸,原來只是一條線,一條做工優美質地細緻的銀線。這條銀鍊上的花紋,散發出妖異的感覺,而上頭綁有一個小銀鈴,我搖了搖,完全發不出任何聲響,似乎是壞掉的。
我將整條線摸了一圈,但是完全沒有打結、鎖扣的地方,等於完全無法從我脖子上拿下來。這條銀鍊就形同狗鍊般鍊在我的脖子上,我笑了笑,就這麼被綁住了,我還真是一點自由都沒有。

「你想幹嘛?」我儘量讓語調保持冷靜,但是當一條無法拆解的線綁住你時,我真的無法冷靜下來。
「這是一個鈴鐺,一個只有我才聽得見的鈴鐺。」他用手輕輕撫摸我脖子上的鈴鐺,我不由自主地開始發抖,這樣的感覺一開始感覺怪怪的,但是當他碰觸到我脖子時,我卻有很舒服的感覺,難道我真的從人變成畜生了嗎?

他摸了幾分鐘,便說道:「你也應該醒了吧。」
說完這一句話,瞬間就從夢中醒了。

第三章 五月的形同陌路

我跟奕早已形同陌路,在學校我很努力嘗試著要讓他與我有交集,但徒勞無功。只能期待每天放學後的簡訊,那些對話彷彿能慰藉我的心靈,我不喜歡這種只能躲在網路與鍵盤後面的對話,我喜歡的是你,而不是螢幕後的你。隨著日子一天天的過去,聊的內容也越來越少,漸漸的我完全不抱一絲希望。

雖然心早已被他完全佔據,但是已經結束了,這給我一種人生只剩下曖昧,無法再繼續下去的感覺。

或許是要氣他,或許是自己想要找個慰藉,我反倒去找了女朋友。很多同學都認為我真的只是要氣他而已,希望他能夠跟我在一起,真的是這樣嗎?

小嵐是一個很可愛的女生,可愛又單純,不過真的是單純過頭,有時候常常會被他的直線條弄的我焦頭爛額。

雖說用喜歡沖淡愛,本來就是不可能的事,我卻很努力的經營這段感情,但是奕仍舊存在我心中,那是怎麼樣也無法抹除的,我期望我對小嵐的喜歡能夠掩蓋這個事實。
隨著日子一天天的過去,換位子時,像是被神開了玩笑般,正好坐在他後面兩個位子處,每天看著他認真上課的模樣,那種刻意忽略我的模樣,就會有種莫名的失落感,我真的很傻,明明就有女朋友了,還是會看著他在心底默默哭泣。

很氣他這樣對我的態度,就算有了小嵐,他還是無動於衷。這使我做了件愚蠢的事,至今令我非常後悔的事:我把他跟我的簡訊內容公開在網路上。
真的氣瘋了,才會有「我得不到你,我也要毀掉你」這種非常幼稚的想法。

但那時的我真的很傷心,因為奕不理我,小嵐也沒辦法撫平我千瘡百孔的心,我必須要找到一個方式釋放自己的壓力,這是我第二件愚蠢的事。

絕望佔據了我的心靈,矇蔽了我的眼睛,自己將自己逼得太緊,壓力無從宣洩,我只好拿起美工刀,同時看向淡藍的天空,兩行眼淚緩緩流下。
手上的美工刀被我握得緊緊的,這時的我沒有理智可言,心中想的是他當初對我的好,當刀子劃下去時,沒有痛楚,只有暫時解脫。

「滴」
紅色的血液順著我的手指低落到地面上,既然沒有甚麼感覺,自然也不想要去處理它。倒是同學看到後嚇傻了,紛紛把我推到保健室擦藥,直到校護幫我用優碘處理傷口時,才有刺痛的感覺,把我重新拉回這殘酷的現實。

身旁的同學們時而看著校護,時而看著我。使我對這群同學有說不完的感謝,不會唾棄我,反而是幫助我,支持我。
「同學你這樣不行喔,如果有問題要不要找輔導室的老師協助你?」校護幫我把手腕上的傷口包紮好時,細心的對我說著,我似有似無的應付著他,心卻早已飛到九霄雲外。
我這樣做,他會心疼嗎,他會在意我嗎,會來安慰我嗎?自己這種矛盾的心理真的是頗好笑,被傷得這麼深,心中惦記的卻是奕不是小嵐。

當我又被推回教室時,我翻出手機,這節的午睡早就已經報銷了,只好找別人聊天。
「小嵐,你在幹嘛」這句話總是我用Line找她的開頭。
「無聊啊,睡不著。」她也總是這樣的回我。
跟小嵐講話,能讓我暫時忘卻一點點的憂鬱,讓我知道我還是個活著的人,還是個有人愛的人。

我在愛情中永遠不是主動的那個,第一次牽手是她主動,第一次約會也是她主動來,她也會提到我太被動的問題,但我總是一笑置之,認為這沒什麼大不了的。
偶而我跟小嵐一起坐公車回家時,她的頭不經意靠在我肩上,我有種臉頰發燙的感覺,在感情中總是被動的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下意識摸摸脖子上的項鍊,還好不是鈴鐺。

雖說心中有另外一個人,但是我喜歡小嵐的心不是假的,不過也沒人相信我,這段感情就若有若無的持續下去,也著實令我意外,或許是她的單純加上我內心的空虛,才讓我們兩個在一起吧。

當我跟小嵐在一起時,奕居然會偷看我們兩個在幹嘛,如果我也看向他時,他眼神總是會飄開,且繼續裝忙他的事,感覺上是我想太多,但我不斷地說服自己,他仍舊在意我。
所以我也會問自己:他真的討厭我嗎,還是另有其他的原因呢?我看向星星,期盼他能給我一個解答。

但是星星沒有回答我,或許Adele的歌能回答我吧。
「Never mind, I’llfind someone like you
放心吧!我會找到一個像你一樣的人
I wishnothing but the best for you too
我也只是希望你一切順利
Don’t forgetme, I beg
我求你別忘了我
I rememberyou said
記得你說過
“Sometimesit lasts in love, but sometimes it hurts instead”
“有時因愛而活,有時卻也因它而受傷”
Sometimes itlasts in love, but sometimes it hurts instead, yeah
有時因愛而活,有時卻也因它而受傷,是啊」
在我找到解答前,我希望能跟小嵐一直在一起。

第四章 六月的夏日寒冰
跟小嵐在一起很快樂也很幸福,這卻無法掩蓋我內心憂鬱的事實,雖然已經不會自我傷害,內心也卻無法感受到快樂,我還是會笑,我還是會生氣,我還是會有情緒起伏,但心中真正的感覺卻是憂傷的。

夏天的陽光是非常炙熱的,但卻無法將我與他之間的冰牆溶化,也無法淨化我心中的憂愁,他就只是象徵天氣逐漸變好,既然如此,我也沒有有動力了,過一天,似乎就是一天,過完這一切就是我所奢求的。

倒像是大家說好的,一對一對的閃光在接近分班時就在眾人面前宣布交往,因為分班吧?感覺很多事情都在此際慢慢地冒出來,讓我有點無法招架分班、段考等……。

在段考前兩周的晚上,也就是分班前兩周,我輾轉難眠,思考人生的意義,我在高中到底該做甚麼,想著想著,就進入夢鄉了,或許能在裡面找到屬於我的一片天吧。

如同在四月作夢的熟悉感,我掉進無底深淵,卻不會像上次有種未知的恐懼,連我也會習慣這種奇怪的夢嗎?

現在想起來,大概了解在夢裡的人是誰了,不就是奕嗎?
為甚麼會在這種地方與他相遇,是我太想他還是因為有某種特殊的魔力,讓我們兩個可以在夢中相遇?

夢裡的場景是一片黑,甚麼都沒有,我也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就讓我這個看戲的主角安靜地等吧。
良久,我聞到一股沁甜,一道只會在奕身上出現的味道。

「我想想,是不是因為我跟小嵐交往了,所以你才又會來找我?」我不在意的說道,我仍然希望他能給我一點點的反應,就算是生氣也好,那也是因為我才激起的浪花,而不是像在學校中形同陌路的同學。

我心裡正盤算著該如何親口跟他道歉,為我之前所犯下的愚蠢所道歉時,我脖子上的銀鍊變得熾熱難耐。
好似是要懲罰我的錯誤,繫在我脖子上的銀鍊灼燒著我的皮膚,我不敢去摸,也不敢把銀鍊扯掉,只好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氣來等待結束,地板上出現一滴滴的血跡,而他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好似過幾年那麼久,又像是只有幾分鐘,灼熱感慢慢從我的脖子上消去。

「我真的很生氣,你怎麼可以這樣做,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至少在畢業前。」奕很憤怒的說道,我不敢抬起頭看他的臉,就算抬起頭也看不到吧。
「我只能跟你說抱歉,我也沒辦法補償你。」我看著地上血淚交融的紅色液體,現在只有說不完的悔恨,恨我自己做了這種事,也恨他對待我的方式。
「亨」我聽見奕不屑的聲音,我也不好回答甚麼,只好維持跪在地上的姿勢,期待這噩夢結束後的黎明。

也不清楚最後結果是如何,我還是醒來了。醒來卻有種剛運動完的疲累,我努力的把自己撐起來,走進浴室要盥洗時,看見鏡子中的我,手中的漱口杯掉到地上。
「匡啷」,漱口杯掉下的聲響使我的注意力看向鏡中的我。

脖子上出現了一圈燒傷結痂的痕跡,周圍已經出現新生的皮膚,我輕輕摸了下,會有些許刺痛感。
我驚訝地說不出話來,為甚麼在夢裡發生的事會轉移到現實呢?難道,奕真的也有進入那個夢中嗎?我不得而知,只知道,我心中屬於他的部分,又超越了我對小嵐的感覺。

如果夢能跟現實有關連的話,這將是太陽終於開始溶化我們兩個之間的冰牆吧,雖只是個小縫隙,但早足以讓我能期待屬於我的曙光。

正好今天發下了分組的志願單,我在一類與三類之間猶豫良久,填一類就是單純的不想與他同個類組,填三類就是為了使自己能夠考進資訊學群,我也沒將分組的事告知父母,只是靜靜地等待期限的到來。

然而期限到來,我與奕卻沒有任何的共識,我將自己的前途斷送在這筆上,我填了一類,將志願單交了出去。

第五章 七月的破冰之旅與八月的無盡等待

暑假的日子,我跟小嵐之間的感情並沒有很順利,就是因為我心中的人不完全是她吧?
雖然她抱我會讓我感到幸福,我卻總希望抱我的不是她,而是另外一人,我們兩人就如同稍微親密點的好朋友,雖然會牽手擁抱,但她總不承認我們在交往,而我心中也不是她,這實在令人感到沮喪。

因為是暑假,也因為分班讓我閒得發慌,突發奇想地發了封簡訊給奕,原本不期望他的回答,只是單純拿來解悶,沒想到他居然回覆了。
「上Line」
雖說是短短的幾個字,卻讓我像當初三月時收到他簡訊一樣的興奮。
我開啟Line,等待他的回應,然而今天卻聊了些寒暄問暖的東西,雖說這與我的目標相去甚遠,但至少是個開始。所以之後的幾天晚上,我天天都在期待他上線。
直到有天晚上,我們終於把話講開了:
「你知道你這樣做是很不道德的嗎?」後面還附上幾個生氣的符號。
「我知道,但我沒辦法,畢竟你讓我很生氣。」
「你這麼做就是背叛我。」背叛兩個字重擊了我的心防,如果這是背叛,那你呢?
「你還是不知道我為甚麼會這麼生氣。你這麼做就是在欺騙我。」我不甘示弱地回復他,雖然知道自己錯得比較大,但是我既難過也很憤怒。
「背叛過的人,會讓我對他有防禦性,我沒辦法像以前一樣對待他。」
我看到這句,不知道該回甚麼,只覺他話還沒說完,所以我盯著螢幕等他說完。
大約過了半小時,他才傳一封新的Line過來:
「如果有一天,你能選擇要不要把這件事說出去,你還會說出去嗎?」
「我想,不會了吧。畢竟那都是生氣下才會做的事,你不也是嗎?」
「那我決定了,到畢業那天再原諒你。」
當天晚上我們的對話就這樣結束了。

隔天一大早是我跟小嵐在結業式前就約好要去看的早場電影,我特地早起到她家樓下等他。在路上,我們兩個就只是像同學出遊般的談天,或許奕的開始,就是我與小嵐的結束吧,我不知該怎麼啟齒,幸好她的單純掩飾了這一切。

在我倆的最後一場約會電影《馬達加斯加3》看完後,我們兩個就沒有再聯絡了,我的心就像被人硬生生挖出一個缺口,令我原本除了憂鬱的情感外,還多了一份空虛。

到開學的這幾十天,我只好把自己埋在網路世界中,讓網路的文字麻痺我的心靈,企圖使自己感受不到失敗。

當公佈分班名單的那一天,恰巧是我要出遊時。出門前,我將名單點開來看。這又是神開的另外一次玩笑吧,他們兩個奇蹟似的分在同一班,令我有種複雜的情緒,我該怎麼做才好呢,為甚麼要這樣玩弄我的感情呢?
但是沒人回答我,我只能等,等待時間告訴我。
我出遊的心情就被這個分班名單徹底拖垮,甚麼好玩的都無法引起我的注意力,更何況是去我不喜歡的古蹟,那三天,我僅量把自己埋首於歷史的洪流中,但是歷史不會告訴我解決方法,星星也不會,還是只有時間

出遊後回到家,我收到他的最後一封Line,寫著令我很難過的消息:
「到畢業前我都不會再用Line了,因為每次用都很晚,這樣我的身體會受不了,如果我想要考上大學就不能再這樣下去。」
我看完後,哭了,是暑假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掉淚,為甚麼我在這條路上總是走得特別坎坷呢?是因為這種戀情不被神所祝福嗎?

我整個暑假毫無目標的過完了,感覺浪費了陽光,也浪費了自己。

終章 現在與一月的生日祝福

開學了,新同學很好,新班導更好,但是沒有了奕,我的生命就如同沒有顏料的調色盤,失去了調色盤的意義。
更令我痛苦的是,我對地理與歷史的不擅長,凸顯了我的無能,在這裡,我並不快樂。
我將自己導向另外一個領域,電腦硬體的領域,希望在學習這些冷冰冰的知識時,忘卻學校的一切。殊不知我毫無目標的過了一個學期,終於到了我的生日。

聽說我是在寒冬的暖陽照耀下出生的,家人希望我能成為冬天中的太陽,驅逐嚴寒帶來溫暖。
如今我將十七歲,許多朋友紛紛詢問我最想要的禮物,但我最想要的禮物不是他們所預期的高昂電子產品,而僅僅是奕的一句生日快樂,但是這比拿一台平板或手機給我還困難,發自內心的祝福是不能被強迫的。

這學期我與他對話不多,其中一半還是因為公事的關係,但也因為公事,所以我能夠在寒假與他見面。

見面第一次後,我從朋友的口中得知,他與我見面後的幾天心情並不好。
這迫使我逼著自己去找尋他臉書的文章,壓下心中的不安,看完那篇文章,我拿起手機,傳了一封非常長的簡訊給他,並順手將電腦關機,不願再看到那些東西。
令我訝異的是,他居然回覆我了,並且希望能到FB上談。
我只好重新把電腦打開,他早已經在線上等候我。
「你知道…其實我早就不生你的氣了。
我只是要說,有一天你知道為什麼我不理你的原因,你就會了解了」
我看到他的第一句話,我的眼淚又開始緩緩流出。
那我逼著自己等下去的原因到底是甚麼
「你這樣對自己好嗎?不要以為我甚麼都不知道,你想專心在學業吧,不是嗎?」
「給你個忠告,不要以為自己什麼都知道 」
「你如果學會把話說清楚,不是每次都用你的處理方式來對待人?」我手飛快的在鍵盤上飛舞,同時抽了張衛生紙給自己。
「如果什麼事都說清楚,就沒有任何人信任其他人了。
不要覺得你比我更了解我,也不要認為自己是最悲慘的那個人。」
那你又有比我悲慘嗎?你彷彿是人生勝利組的代表,而我呢?
「我一直知道你喜歡我,只是我沒有那個能力、那個責任去承擔愛情。」
是啊,愛情會摧毀一個人,奕並不是想像中的那麼簡單。
「嗯」我只回了一個字。
「你知道嗎,我也不喜歡孤單。
正因為如此,人有愛與被愛的權利」
「但是你真的太自私,自私的讓我心很痛。」
「我知道我自私,但是你也沒有想過如果我不是因為面子呢?如果今天我不是你想的那麼膚淺呢?」
你如果不是臉皮薄,當初怎麼會討厭我高一粘著你,你可以不要在自打嘴巴了嗎?
「你夠了沒?你現在把話說清楚,不要一直要我等到畢業。」
「我愛過人,也被愛過,正因為如此,我能體會兩者的感覺。
你知道嗎?你就跟當初國中的我好像。」
原本要打出反駁他的話時,看到這句,手又不由自主地停下來。
「一樣傻的愛一個人愛的遍體鱗傷。」
是嘛,你也知道我遍體鱗傷啊,你都知道啊,不是嗎?
「我知道你氣我。
所以,如果你真的愛我,請你等到畢業那天,我會說清楚,好嗎?」

為甚麼?為甚麼一定要我等到畢業呢?
「你知道嗎,我對你的愛,是幾個小嵐都比不上的。」
「這些你說過……
那我拜託你等。」
「我上個星期生日,可以跟你要一句祝福嗎,那是我最想要的生日禮物。
還有可以給我一個信物嗎?」
「生日快樂!
我唯一最喜歡的東西 …是天空。
那就,看著天空吧,天空,能容納一切,也會改變自己。
但我害怕,害怕一天,天空不再有雲朵,不再有陽光」
我把原本想要反駁他的句子全部刪除。
「我知道了,我會等你,因為我真的好愛你。」
我打完這句話我就如同失去能量,癱坐在椅子上。
「你知道嗎,其實我現在沒有喜歡的男生,只有女生。」
「是嘛?那你答應我,你會好好愛自己。」
「好,我答應你,我會好好愛自己,晚安。」
「晚安。」
奕已離線

我看著空無一人的聊天室,心中有說不出的惆悵,我到底是愛他愛到什麼樣的程度,才會蠢到答應他等他到畢業呢?我想,這就是我那天夢中所戴上的銀鈴吧。

Facebook 粉絲專頁,賞個讚吧。<(_ _)>
x Logo: Shield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Shield